前言

本文为我从2022年7月7日至2022年7月20日在老家的经历,最后一次编辑于2022-7-20 21:03,目前已完结,不再更新。

2022-7-7 踏上回家乡的征程

想来也有个把年头没回老家了。早就有计划这个暑假要回老家了,只是因为毕业那会事比较多,学业也重,一直没有时间顾虑。这次回家也是急匆匆的,本来计划下午还是晚上在坐车回家,但车上午就来了,所以我中午饭都没吃就上了车,和我爸的朋友的朋友或者说我的朋友的爸爸的朋友和他的妻子一起回家。

车很大,看车型和车标是丰田的MPV奥德赛,白色。车上很大,车门是自动的,座椅甚至可以下放,可以舒服地躺着。自从我爸买了车,我就一直对车上的味道有些敏感,所以坐车去长途旅行在车上都会戴口罩,有时甚至会带两个(味太冲了),所以,在这辆车上,我也是一直带着口罩度过的。

这位叔叔很随和、很大方,是那种很懂得欣赏美景的人,他不会把车开得太快,用他自己的话说是“你看这路上的风景多好啊,要不是着急赶路,我们都可以把车停下拍几张照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呢。”

在车上,我大部分时间在看外头的风景,一小部分时间会听一下周董的歌消遣一下(这会儿不是很火吗),也小睡了一会。

放点照片。








路上不是太顺利,几次特别大的暴雨,把车都刮的不成样子,开着双闪,路况那是一点看不见,眼前白花花一片。他们中午也没停下来吃中午饭,我也不介意,因为我本身饿的慢,早餐吃的晚又多,一下午都坐在车上,基本上不用摄入能量,我也一点不累。

大概四点多的时候,下了高速,我到了万安县那边的收费站,大伯开着车在那等我。这就算回到家乡了吧。

后面的事就不说了吧,也事关我家隐私,另外也没啥说的,水。

2022-7-8 回到农村的“别墅”里

说是别墅那也不是开玩笑的,我爷爷奶奶世世辈辈都住在这里,以前还是旧房子,前几年我爸出资花了些时间精力盖了一栋新房子,三层,很大很宽敞很舒服,所以说成别墅也不过分。

上午,和大伯去做核酸,有一点我要说说,大伯骑着摩托车载着我,在跨河大桥上驰骋,风大的让我窒息。是真快窒息了,呼吸不上来,我还带着口罩(虽然脱了口罩不见得好到哪去),真是让我窒息的操作。

十点左右,我姐姐从大伯家把我带到奶奶家。

下午吃完饭后,我姐姐带我上山拍照,拍到了几张好的,放出来。



























这次打算住个一两天,再回县城。

2022-7-9 平平无奇的一天

非常无趣。
早上刚醒发现自己没被手表叫醒,一看时间,8:04,那没事了,我闹钟调的八点整,我的生物钟还算准时。
八点钟,相对于农村生活而言,稍有点晚了。在农村这边,六点才算是早晨,是这儿一天最舒服的时段。但是,我今天八点醒也能感到一些剩余的风,凉丝丝的,相当舒服。我端出椅子到阳台,看着书,忍不住拍了段视频。

中午吃完饭后,去到客厅看到了家里的狗子,也拍了段视频。

下午,觉得自己太堕了,做了会作业。做完后直接躺平在床,瘫痪着与QQ群友吹水。
晚上,摸鱼。

明天还没计划好呢,不知是姐姐来接我还是他们一家子都来……

晚安。

2022-7-10 又再一次回到县城

才住了两天,就又一次回到了县城,预计过两天又得回去农村那儿住,以后就不迁来迁去了,好好陪陪爷爷奶奶。

至于有什么些可说的,还真没有。我们这能拍照的只是在农村,而且我本人是回来探乡的,摄影我也不会,也没这个习惯,所以照片没留多少,烂尾文倒多了去了。

2022-7-11 ~ 2022-7-12 颓废的俩天

这两天都没更新文章,我实在是太堕落了。

成天在餐桌、床、沙发三点一线中度过,与手机作伴,虽然这么慵懒,但是晚上依旧睡不好,可能是兴奋的?不是很清楚,毕竟抱着手机的我智商为0,怎可能记住这些。

与其说这些,不如说我的功课进度。怎说呢,个人感觉进度还行,至少在回家之前可以完成。

2022-7-13 忙碌的割稻子

今天上午,仍旧是照常玩手机,但至少没有以前这么狠,一觉醒来不知为何竟感到神清气爽。

下午,回奶奶家,坐着摩托车,背着重重的书包,还带着个大行李箱,挤却不闷。在车上吹吹江面的风,吹吹山间的风,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总比闷在车里吹我并不适应的空调要好。

回到家里,整理好东西后,我下了楼。外边火辣辣的太阳烤着大地。我看到大伯包裹着迷彩服,准备出去割稻子。奶奶告诉我要等会再过去看,我便上楼等会。

等了一段时间,爷爷喊我下楼,叫我跟他一起去看看。我和爷爷走去农田那,看到割稻机在农田里咆哮,所到之地,稻谷不留。还有些农民手持禾镰在自行割稻。

要不是没带手机,我一定拍些照片,明天一定要带。

到了另一片田,奶奶和大伯在这,他们脱了鞋,拖着小型割稻机在泥水你走着,走到那旁边的割好的田里,叫我去拿发动机和油,我提着重重的发动机,走到那,递给大伯。

大伯装好机器,倒好燃油,绕上绳索,但却需要用另一根绳子来启动发动机。他将那根绳子顺时针缠到那启动发动机的圆圈(我也不知道是啥)上,使劲一抽,尝试启动它,但这发动机似乎有一种不变的倔强力,无论你如何用力,他就是硬着不动。

大伯放弃了,坐在那车上看着远处,爷爷来了,他一次又一次地尝试。“轰隆隆”,好不容易启动了,大伯和奶奶拿着割下的稻子放进机子里,那旋转着的尖刺会将稻谷分离出来。农民们享受着丰收的喜悦。

真好,暑假作业中的作文有了。明天还要去农田里看看,带着手机去看看,一定不能放弃这来之不易的机会。

晚安,加油。

2022-7-14 倒霉的一天

早上起的蛮早,7点多自然醒,连闹钟时间都没到,属实是有点离奇了。
毕竟我昨晚近1点才睡的。一点睡七点起,骨灰盒子长方体。

早上照常浏览手机,但是做的事情有意义得多,不是总是刷B站了,而是看点电子书。

中午吃完饭,我去刷牙,发现洗牙套的机器抽风了,上面显示的时间不停地跳动,无论你怎动他,他一律是不理会,就是不动的在那“抽搐”。早就发现了些异象了,前几天发现好像有点漏水,机器也是有点卡顿。大概是倒水时进水了,我也不是很清楚,反正是不能用了。

随着,我在客厅溜达了一下,溜着溜着就到了楼梯底下,一开始没注意,一个不小心撞到了“天花板”,痛的我脑瓜子嗡嗡的。

下午5点多,说着要去拍照,就穿袜子,上洗手间,做好万千准备准备出门。很好,我伸手拉院子里的大门,门不动。奇了怪了,我用力试,没用。

我开始观察,发现是大门下面有个杆子插地下了,行,我拔。我使劲,没用;再使劲,没用。

我就纳闷了,我用鞋子勾,依旧没有一丝变化。在太阳的炙烤下,我甚至还没出门就已满身大汗。

行,我摆烂了。回到客厅,连楼都不上,躺在摇摇椅上,看着手机,吹着风扇,爽。

2022-7-15 ~ 2022-7-16 平平无常

很明显我已经被手机吸引了,成天就是手机。

但是电脑也有时会搞搞博客,但是我的流量不允许。

这两天主要是折腾了一下hugo博客,但是折腾了好久就是没有一点变化,博客甚至还是那个样。push上去后我一看,一点改变都没有,我在那一刻甚至想爆脏话。我实在是折腾累了,不想搞了。

换了无数主题,这个hugo我是真不想搞了,真是****************。

15号,下午,完成了数学作业。
16号,下午,完成了英语作业。

2022-7-17 准备回家了

今天老爸来信息,20号回家。
但是刚好那一天我大姑从吉安回来,我甚至当天就走。
我瞬间开始审视我一天都在干什么,觉得自己真颓废。

开始自律吧。

2022-7-18 ~ 2022-7-19 临行前的准备

越是临行前,更加有恋恋不舍地情愫。只有即将失去,才会珍惜。

所以我拍了相当多的照片。


真的拍得相当多,只是懒得放出来。
即将离别了,该作何感想呢?
我在深夜里思索。

2022-7-20 回家!

6:04,我醒来了。自从暑假来最早的一次,跑到外头呼吸新鲜空气,这种感觉就是不一样,清新,较之前7点起来的时候的气象完全两样。

6:30,看狗子,拍照,留念。
7:00,回家吃早餐。
7:30,接着散步。


8:00,回家坐着,等车。
9:00,车来了。型号为雷克萨斯ES300h。


奶奶带了许多家里自己种的粮食,轿车都装不下了,在车行驶的那一刻,我向爷爷奶奶道别。下次来不知是国庆假期,还是过年。都怪这万恶的COVID-19。

16:00(具体没记清),回到家了。

完结撒花,感谢陪伴~